主页 > 分类 >

丈夫为还600万欠款:设计车祸杀妻骗保酿成悲剧后尝到苦果

  丈夫叫周进,妻子叫严坤,两人于2015年组建一个新的家庭,虽为二婚,却也甜蜜。

  夫妻俩在北京开饭馆,收入非常丰厚,常用这些钱出国旅游,日子过得非常幸福。

  2016年起,周进事业受挫,饭馆的生意每况愈下,已经到了入不敷出的地步。

  短时间内,他买了多达30份保险,奇怪的是,保单的受益人只有他和妻子严坤。

  此举不禁令人怀疑:正值壮年的夫妻俩,何愁出意外?为何又偏偏将父母和孩子排除在受益人之外?

  这无疑是一场车祸,不过后果并不严重,由于电线杆是空心,没有对两人其中一方造成任何伤害。

  出发之前,周进特意准备了一个抱枕,紧紧抱在胸前,并借助安全带,将抱枕的位置固定下来。

  驶到环岛后,周进加速了,用了5秒,将车速由82公里每小时,提到88公里每小时。

  正常情况下,发生危险时,人会下意识地做出防护动作,可从严坤的情况来看,她当时没有任何自我保护行为。

  “另外就是那个抱枕、两人的穿着、以及座椅的位置、再就是车辆的加速情况”。

  当时他正开着车,妻子忽然感到不舒服,他急忙帮妻子打开水杯,结果出了差错,造成事故。

  车祸发生后,由于周进躺在病床上,无法帮着警方展开调查,警方只好将一些事委托给严坤的姐姐。

  严坤的姐姐在办事时,发现了周进家中那厚厚的几沓保险单,且保险单全是周进和严坤共同所有,两人互为受益人。

  严坤的血液中含有两种药物,卡马西平和氯氮平,其中氯氮平含量已经达到中毒剂量。

  卡马西平是治疗癫痫的,严坤一直在服用,可氯氮平是神经类药物,会致人昏迷,一般情况下不会私自服用。

  可是到了2016年,饭馆的生意渐渐不行了,他也想尽力挽回,但最终背负300万欠款。

  他早在2017年就设计过一次车祸,当时他的计划是撞电线杆,谁知电线杆是空心的,他的计划失败了。

阅读本文的人还阅读:

【老徐说法】杀妻骗保——一场

河豚毒杀妻骗保案:结婚都是计

《江照黎明》杀妻骗保被反杀凶

“辽宁杀妻骗保”调查结果警醒

杀妻骗保无期改判死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