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分类 >

一个让日本鬼子都敬重的中国男人!

  他说:佟麟阁和赵登禹都死在南苑,现在宋哲元又死在四川,老二十九军的将领只剩下你、我,还有刘汝明等几个人了。我们不知什么时候也将永别,所以应立即下定决心,趁没死的时候,为国家和民族尽最大努力,不死不休,那样,即使在九泉之下相遇,也没有什么可遗憾的了。

  可是这番肺腑之言,显然对冯治安的触动并不大。电话打过去,对方说他抽不开身,而且还劝张自忠也不要去。

  张自忠不再犹豫,当晚他给冯治安留下了最后一封信——我因责任所系,必须过河与敌一拼,假如事情不顺,将奔着最终的目标而去。总而言之,不管做好做坏,一切求良心得到安慰。

  可是那句话永远是对的,战场之上,幸运之神不会始终眷顾某一个人,如果说前面三次都庇护了你,那么到第四次,你就不一定会那么走运了。

  平时张自忠的衣着与普通士兵无异,但这次他似乎已有预感,一反常态地穿上了将军制服,并戴上了中将领章。

  日本第十一军往北推进的速度越来越快。5月8日,中路的第三十九师团攻占了枣阳,西路的第十三师团和东路的名古屋第三师团对中国军队完成了第一层合围。如果张自忠不渡河督战,前面曾屡次出现过的险境必将再现。

  事实上,在他未过河之前,东岸部队是一盘散沙,相互间失去了联系,大部分都在各自为战。集团军总司令过河之后,形势即刻逆转,三军士气大振。

  他要反过来截断日军后路,让对手吃不了兜着走,然而在关键时刻,集团军总部的电报却出了问题。

  从张自忠渡河开始,他拍出的大多数电报都被第十一军情报部门截获和破译,而日军指挥官园部也犹如在他身上安装了和跟踪仪。

  在春季攻势中,园部对喜欢从侧后给他捣乱的张自忠已留下了深刻印象,他还得知,冈村随枣会战的不尽如人意也与之相关,因此早就多留了个心眼。

  在获得张自忠要截其后路的情报后,他赶紧命令第十三、第三十九师团全部沿襄河东岸南下。

  第三十三集团军虽在东岸拥有五个师的兵力,但也就第三十八师比较能打一些,面对整整两个日军师团,并不占有任何优势。

  最致命的,当然还是张自忠自己的行止一直未能脱离园部的掌握。因为后者知道,电台就在集团军司令部驻地附近,只要找准电台的准确位置,也就知道了张自忠在哪里。

  第三十九师团根据情报,连夜行动,于5月16日拂晓完成了对第三十三集团军总部的战术包围。

  虽然是包围,但实际上并非完全合围,张自忠是有时间,也有机会撤走的,然而他始终带伤在第一线进行指挥。这是一种疯狂的勇敢和执著。

  最后关头,参谋长李文田开了口:论公,你是我的长官,论私,你是我的朋友,我理应跟着你、帮助你,但今天这个仗实在是打不下去了,赶快撤吧。

  过了一会儿,他抬起头,脸上没有怒容,只有平和:你们谁都可以走,除了我。你们走吧,不要管我了。

  南瓜店之战极其惨烈。张自忠当时指挥的并非第五十九军,而是韩复榘的鲁军,鲁军的战斗力本来并不强,但这批鲁军的带队军官皆为张自忠从前在老西北军中带过的学兵,因此他们在南瓜店之战中实际上是超水平发挥了,面对数量和武器都远远超过自己的日军,堪称英勇卓绝。

  进入短兵相接后,不仅鲁军尽殁,连张自忠身边的卫士都打到精光,他自己也身中数弹,成了血人。

  张自忠留下最后的遗言:这样死得好,死得光荣,对国家、对民族、对长官,良心很平安……这个曾背负了沉重包袱的男人终于解脱了,不再有痛楚,不再有忧伤,也不再有亏欠。

  进入相持阶段后,由于双方打得都很艰苦,日本军队已没原来那么骄纵和不可一世,他们清楚地认识到对面之敌里面,其实也有很多极其优秀的将领。

  如同冈村宁次所说的,“战争是战争,武将爱武将”,第三十九师团在找到张自忠的遗骸并确认身份后,就近在当地老百姓家赶制了一口棺材,由师团参谋长亲自目送入殓,予以礼葬,墓碑上书:支那大将张自忠之墓。

  在得知爱将殉难的消息后,李宗仁痛苦莫名,一连几天都吃不下饭,蒋介石则严令第五战区必须不惜一切代价夺回张自忠遗骸。

  5月21日,在蒙蒙细雨中,载运张自忠灵柩的船只驶往重庆,一路上,日机只是在上空盘旋,未开一枪,未投一弹。

  5月28日,蒋介石戴着黑纱,提前两小时在重庆码头迎接灵船,船只一靠岸,他就抢步上船,跪泣于灵柩前。

  蒋介石(低首者)亲自参加了张自忠灵柩的迎接和拜祭活动抗战以来,张自忠是第一位牺牲于正面战场的集团军总司令,有诗赞曰:瞻望南瓜店前路,抗战史上第一人!

  当生命像流星一样滑过,那瞬间的绽放和辉煌,已足以照亮人们眼前的重重黑暗。

阅读本文的人还阅读:

雨后!钦州人看到这种东西千万

日本水产厅:11日将与俄罗斯启

改变世界的6种饮料

资料:探秘所谓全球十大怪物(

今年日本加大对鱼片和加工鱼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