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任务 >

四分之一65岁以上老人还在工作 日本将进入70岁退休社会?

  每年的9月20日是日本一年一度的敬老节。日本总务省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自去年9月以来,日本65岁及以上老年人口达到3640万,较上一个统计周期(2019年9月~2020年9月)增加了22万人。

  其中,65岁及以上老年人占日本总人口数的比重达29.1%,较前次统计上升了0.3个百分点。

  上述最新出炉的数据令日本成为全球名副其实的“最老”国家。此前,联合国经社理事会的年度数据显示,全球范围内,日本老年人在人口中的占比分别超过排名第二的意大利(23.6%)和第三的葡萄牙(23.1%)约5个百分点。

  日本总务省的最新数据还显示,日本“就业老年人”的数量已连续17年上升,达906万,占所有老年人口(3640万)的25.1%,比去年上升了0.2个百分点。也就是说,在日本,每四位65岁及以上老年人中,就有一位依旧活跃在工作岗位上。其中,男性约为539万人,女性约为367万人。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数据显示,“就业老年人”的数量当前已占日本劳动总人口的13.6%,也是历年来的新高。

  日媒评论称,日本65岁及以上老年人的就业活跃度是其他主要经济体无法比拟的。在日本,老年人就业的行业很多,尤其是服务行业,比如保安、清洁工、厨师、服务员等,这些岗位被认为是现在日本年轻人觉得“辛苦而不愿干”的岗位。根据经合组织(OECD)的数据,日本老年人口的就业率目前位居发达经济体第二位,落后于韩国的34.1%。

  此外,上述数据还显示,日本老年人口中男性为1583万,女性为2057万。从年龄层看,80岁及以上人口为1206万人;百岁及以上的高龄者达到86510人,这一数据也刷新51年以来的纪录,其中,女性有76450人,占比将近九成,男性首次突破1万人。

  根据日本国立社会保障人口问题研究所(IPSS)此前的预计,日本65岁及以上人口占总人口的比例在2025年将达到30%,且按此趋势发展,这一比例将在2040年突破35%。

  日本“就业老年人”的活跃,显然与日本社会的劳动力结构有关。日本总务省汇总的年度人口数据显示,2020年日本人口减少42万,约为1.25亿。日本总人口数已连续12年出现负增长,且降幅连续两年创新高。而2020年的出生人数仅为84万,为1899年有该项统计以来的历史最低。

  一边是出生人口的急剧下滑,另一边是老年人口数量的不断增加,日趋严峻的高龄少子化现象令日本面临适龄劳动人口短缺危机。

  在此前日本自民党总裁选举的第一轮竞选演说中,“高龄少子化”话题吸引了四位候选人的关注。四位候选人中的“人气王”、行政改革担当大臣河野太郎表示,应该对有多名孩子的家庭进行直接支持、有必要提高公立教育的质量等。日本前自民党政调会长岸田文雄表示,计划推进实现幼儿教育无偿化。日本前总务大臣高市早苗则表示,男性育儿假有必要写入法律,此外,提高年轻人的收入也很有必要。日本自民党代理干事长野田圣子提出,应该创造一个“父母友好型社会”,以便让年轻人有能力和意愿生育子女。

  在填补劳动力缺口方面,除了千方百计地鼓励生育外,鼓励老年人发挥余热、重返就业岗位,已成为历届日本政府缓解劳动力趋紧的主要方式,因此,多年来,日本政府通过法律制度和就业环境的改善等来鼓励老年人继续就业。

  今年4月1日起,日本政府正式实施《改正高年龄者雇佣安定法》,该法案还一并捆绑了六项法律,包括《老年人就业稳定法》、《就业法》和《劳动者事故赔偿法》等,旨在鼓励企业和员工将退休年龄延迟。有日媒称,虽然目前这部法律尚不具有强制效应,但鉴于此前日本退休制度的改革进程,在日本,70岁退休只是时间问题。

  回溯历史,日本社会几乎每隔10~20年就把退休年龄延长5年,65岁退休义务化始于2006年4月,到2013年全面普及;60岁退休义务化则始于1986年,1998年开始全面义务化。在此之前,日本一直推行的是55岁退休制度。

  面对不断上调的退休年龄,有不少日本观察人士提出,延长退休年龄到70岁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缓解劳动力短缺的困难,但并不能根本解决问题,也不可能继续无限地推迟退休年龄。

阅读本文的人还阅读:

91分钟绝平 总分3-2晋级决赛 4

一分钟胸着地翻滚44个 成都10

年年最后饮屠苏丨一文看尽中国

浙江:女员工参加单位“分岁酒

温州分岁酒家宴菜价公布 当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