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阅读器 >

【白鱼非鱼】神仙被霸凌会如何反击?

  五月时节,和风送暖,琳琅公主院子里的玫瑰与金盏花相继开放了,公主十分欢喜,花了许多时间画下它们盛放的模样。

  但天气暖了,他可以月夜读书,风吹过的时候,竹摇影动,发出阵阵清音,倒也别有一番乐趣。

  小白打开一瓶嗅了嗅,只觉得芳香甘美,心情为之畅快。他读过药典,知道这东西还可以治痢疾、消肿毒,舍不得自己享用。于是趁着新鲜,明日就到集市上分给百姓了。

  “回公主,只是小小玩笑罢了,此事实在不值得公主过问。”采苓捂着面孔,像是在哭泣。

  “有两位公子拦住了采苓,讨要我们的玫瑰露。”公主说,“采苓没给他们,结果,其中一人居然打了她一耳光,说卑贱的宫女居然顶嘴,要给她个教训。”

  “公主,采苓姐姐不是不愿说,而是得罪不起那两位公子。”他耐心地向公主解释道,“闹到大王那里,公子的家里必不会放过采苓。”

  原来,心术不正的公子鲛和公子鲤听说小白得了公主的玫瑰露,又是嫉妒,又是愤恨。他们找到采苓,向采苓强行索要玫瑰露,可是没有得到公主的允许,采苓只能拒绝。公子鲛恼羞成怒,打了采苓。

  “是那个质子啊,”公子鲤的语气轻佻,“哥哥,你猜得不错,他果然来找咱们了。”

  “我虽不是本国人,却在此居住。”小白道,“受了公主和采苓姐姐不少恩惠,所以想请求你们,想要玫瑰露冲着我来,不要为难采苓姐姐。”

  “不过是一个下人,叫得这么亲热。”公子鲤“哈”的一声,“我们没有为难她啊,只是哥哥看她出言不逊,给她个教训罢了。”

  “是吗,大王治国以礼,在小白看来,宫中之人都是大王的臣民。哪怕是一位普通百姓,也不可随意侮辱,更何况采苓姐姐。”

  “你这外来之人,竟敢我们兄弟面前放肆!”公子鲛冷笑道,“鲤,你现在就去摘了他那宝贝笛子。”

  公子鲤见哥哥吃了亏,急忙召唤仆从一拥而上,齐齐将小白按住,硬是夺走了他的笛子。

  他四处寻找,都没有笛子的下落。又拜托了侍卫李小瓜,才打听到公子鲛和公子鲤为了捉弄自己,竟然命仆人划了船,将笛子丢到了黄牛川对岸一座废弃的山神庙里。

  那座山神庙隐藏在深山之中,小白从未走过这条路,只觉得此地草木幽深,连日光都黯淡了不少似的。但他向来勇敢,为了取回心爱的笛子,丝毫也没有退缩。

  而且,小白在落地之时,左脚被坑里故意放好的捕兽夹子打了个正着,他疼得在坑中连连翻滚。

  天一点点地黑了,伤口还在流血,小白心想,只怕是要在这里呆上一夜了。可是这个山神庙如此破败,就算过半个月也不一定会有人来。

  这一次,非鱼的声音近在咫尺。小白抬起头,发现非鱼正立于自己的对面,他那雪白的深衣在月光下分外耀眼。

  “黄鸟看见你出来的。”非鱼说着,取出随身携带的一只小小漆盒,从里面倒了一粒丸药,递给小白,“吃下去,伤很快就好。”

  “我没事了……只是暂时走不快。”小白道,“非鱼,你先回吹岚山吧,我找到笛子再慢慢回去。”

  一个月之后,小白听说公子鲛和公子鲤同时失踪了,他们的父亲在国内悬赏万金,求儿子的下落。

  “非鱼,听说鲛和鲤不见了,家里着急得很,你知道他们在哪儿吗?”小白问道。

  “他们就是抢走我笛子的人。”小白凑近炉火,“但鲛和鲤比我也大不了多少……”

  “这里叫莱山,长着很多檀木和构树。”绿衣指着其中一个地方说,“那两个坏家伙此刻就在莱山。”

  “啊,这地方虽离本国不远,却也不是一天能到的。”小白惊道,“他们为何会在那里?”

  “您上次出事后,主人很是生气,命我去了一趟崇吾山,捉了一头举父回来。那种野兽形似猿猴,臂上却有斑纹,还长着豹子的尾巴,十分善于投掷。”绿衣嘿嘿一笑,“我将这举父放在公子鲛和鲤的必经之路上。果然他们一见举父,就用石块去砸它。举父发怒,抱起他们就扔了出去,一扔就扔到了莱山。”

  “这就难说了。”非鱼幽深的眸子里浮起一丝戏谑的笑意,“那地方有罗罗鸟,是吃人的。”

  西次三经之首,曰崇吾之山,在河之南,北望冢遂,南望䍃之泽,西望帝之搏兽之丘,东望䗡渊。有木焉,员叶而白柎,赤华而黑理,其实如枳,食之宜子孙。有兽焉,其状如禺而文臂,豹虎而善投,名曰举父。

  西方第三列山系之的开头一座山,叫做崇吾山,在河水的南岸,北边可以望见冢遂山,南边可以望见䍃泽,西边可以望见天帝的搏兽丘,东边可以望见䗡渊。有一种树,圆圆的叶子,白色的花萼房,红的花,花瓣上的纹理是黑的,结的果实像枳实,吃了它可望多子多孙。有一种兽,形状像母猴,臂膊上长有斑纹,豹子的尾巴,善于投掷,名字叫举父。

  如果你喜欢,请点“分享” “赞” “在看”给我小心心吧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阅读本文的人还阅读:

仅有500万分之1日本发现一条通

上海市民捕鱼捕到“怪鱼”——

广西兴安生态文化节 投放鱼苗

村口的老槐树忽然流血老道长对

刚刚官方发布预警!近期别吃这